放在农村教育研究与实践领域的绚丽之花

━现代教育技术研究所学习实践发展观小记 

无论是在南方的广州、深圳的郊区,还是在北国的北京山区、河北丰宁山区,简朴的农村中小学课堂里,时常出现一位花白头发的先生,他要么专注地听课、要么蹙眉凝思、要么与一线教师们促膝交谈。他就是北京师范大学现代教育技术研究所所长何克抗教授,而那一个个课堂正是“运用现代教育技术切实提高农村教育质量、促进教育公平试验研究”项目的实施基地。在何克抗教授身先士卒的影响下,其团队中的专家学者、青年教师、博士硕士等50余人,以何克抗教授为榜样,时常地频频往返于全国各地的130多所试验学校中。何克抗教授及其团队深入一线、扎根一线的努力,换来了丰硕的研究成果,成为我国农村教育研究与实践领域绽放出的一朵绚丽之花。

“运用现代教育技术切实提高农村中小学教育质量、促进教育公平创新试验研究”是从“十五”期间的国家级课题“基于网络环境的基础教育跨越式发展创新试验研究”中派生出的一个新课题。迄今为止,跨越式试验课题已进行了8年时间,先后经历理论方法初步建立(全国名校,专用教材,网络环境,语文单科);理论方法逐渐完善(普通学校,通用教材,网络环境,语文英语两科);试验探索日益深入(薄弱学校,通用教材,一般信息技术环境,语文英语两科);试验领域逐步扩展(农村学校,通用教材,一般信息技术环境,中小学各学科)等四个发展阶段,目前试验学校已有160多所。

跨越式项目于2006年6月18日由教育科学规划办组织专家鉴定、验收,专家组一致同意通过该项目的鉴定,并认为这是一项优秀的教育科研成果。下面是专家组给出的鉴定意见:

该项目以“儿童思维发展新论”、“语觉论”、“信息技术与课程深层次整合理论”和“创造性思维理论”等富有创意的理论为指导,经过将近6年各种不同类型学校的教改实践探索,形成了一套能从质量方面有效促进基础教育跨越式发展的创新教学理论、模式、与方法,大幅度提高了试验学校的语文与英语教学质量。

该课题提出了网络模式非网络模式两种实现基础教育质量跨越的模式,提供了以教育信息化促进学校教学质量大幅度提升的众多成功案例,为我国教育信息化的应用水平提升和实现“大投入有大产出、高投资有高效益”的目标,提供了富有独创性的经验;它对于实现农村基础教育质量的提高和教育公平具有现实意义。

为了将跨越式试验研究成果扩展到农村地区,从2003年6月开始,现代教育技术研究所在深圳市南山区城乡结合部的白芒小学(农民子弟校)建立起第一个实施“农村课堂教学改革试验研究”课题的试点校——从而正式拉开了开展本课题试验研究的帷幕;一年以后(2004年6月),研究所在河北省丰宁满族自治县(国家级贫困县同时也是国家“农远工程”试点县)教育局的积极支持下,为本课题开辟了包括5所小学和1所中学的第一个农村试验区,着重探索信息技术环境较差的农村贫困地区如何来实现“切实提高农村中小学教学质量促进教育均衡发展”的目标;2005年2月研究所在广州市远郊番禺区沙湾镇镇政府的热情鼓励与推动下,开始建立包括11所农村小学的第二个农村试验区。到2006年9月,在北京市教委基础教育处的大力支持下,研究所又在北京的远郊区县(昌平区和延庆县)建立了包括20多所农村中小学的第三个农村试验区。

“运用现代教育技术切实提高农村中小学教育质量、促进教育公平创新试验研究”项目的总体目标是:通过自主创新的教育技术理论、模式与方法的有效运用,在农村地区建立一批核心示范校,使这批核心示范校在2~4年内实现学科教学质量与学生综合素质的较大幅度提升,从而为实现教育的均衡发展,体现教育公平,探索出一套可操作、可推广的有效经验。具体目标是:在完全不增加课时、不增加学生课业负担的前提下,要使农村中小学校的教学质量达到或接近大城市中心区一类学校(即优秀学校)的水平,用城区一类学校的试卷考核试验班学生,在成绩上争取达到无显著差异。也就是说,要让农村孩子也能享受到和城里一样的良好教育;要在教育起点还不太公平(例如农村孩子大部分没有学前教育或者只有一年的学前教育、小学的师资和硬件设施等条件也远不如城里学校)的条件下,使教育结果(学业成绩与综合素质)相对公平。

在项目实施过程中,研究所研究人员深入教学第一线、对研究过程进行深入指导成为了跨越式课题管理最鲜明的特色之一。其具体做法如下:

● 以“区”为单位是项目实施的基本组织形式。研究所与各试验区教育局、试验学校合作,形成了试验课题的总课题组、区课题组、校课题组三级管理机制。三级管理机制的建立有效的促进了教育科研在该区内的全面推进,是课题顺利实施的重要保障;全方位多层次的培训则为课题的试验研究奠定基础,也很好地促进了试验教师通过课题研究实现自身的专业发展。从培训内容层次看,包括理论培训、技术培训、教学设计的方法培训、教学模式和案例分析的培训;从培训形式上来说,既有讲座式的培训可帮助试验教师解决基本概念、基本理论问题,又有听课、评课、校内研讨、校际交流等多种与实践结合形式的培训可有效提高试验教师的实际教学能力。

● 对试验学校每个月进行常规听课是试验指导最重要最频繁的指导方式,项目指导组的指导人员每个月都会为各试验区制定月度课题指导计划、安排每月的教学指导活动。每个试验学校至少交流教学设计方案、听课一次;听课后课题组人员会与学校课题组相关人员一起针对现场教学情况进行研讨,联系教学实际去深入理解和贯彻跨越式的理念、模式、方法,并要针对听课中出现的问题对试验教师和学校课题组提出下一个阶段应该努力的方向。

● 发动学科教师参与新课程资源建设,在资源建设的过程中提高教师的信息技术能力与教材分析能力也是试验的一个重要目标。项目指导小组为各区课题组提供资源内容审核指导、技术培训指导和资源质量评估检查等多方面的服务。

● 项目指导小组还非常关注对试验教师的教育科学研究方法的指导(以行动研究法和试验研究法为重点),并以教学研究论文的写作、公开示范课的教学设计为突破口,不断加强教师行动研究的意识,以促进教师的专业成长。

● 该项目是探索信息技术如何有效应用于教育的研究课题,信息化教学支撑环境有至关重要的作用。为此,多年来研究所研制开发了一系列信息化教学平台和支撑软件,为课题开展、教师发展、课堂教学、测量评价、教学资源管理等提供了保证。这些平台和软件包括:项目门户网站、Vclass中学网络互动教学平台、小学课堂互动教学平台、研究性学习平台、发展性评估平台、基于web的识字测评软件、新课程资源网站、资源管理FTP、《教育技术通讯》在线杂志、《信息技术与课程整合通讯》点子杂志以及知识媒体试验室和试验教师的blog群等等。

通过5年多的实践探索,项目团队对该课题在农村中小学的实施,已取得较多的经验,并积累了相当丰富的教学资源和一批很有价值的优秀教学设计案例;与此同时,试验研究也取得了异常显著的效果,产生了愈来愈大的影响。2007年6月底在北京市教委支持下,研究所项目指导组对北京市远郊区县(延庆和昌平)十多所农村校的一年级试验班小学生(刚做完一年左右试验)与北京市西城区、东城区、丰台区四所城区名校的同年级学生进行了语文、英语两科的对比测试(试题由城区名校的老师出);2007年9月在广州市教育局支持下,项目指导组对广州市远郊番禺区沙湾镇一批农村校刚上小学三年级(已进行完两年试验)的一批试验班学生与广州市中心越秀区、荔湾区两所名校同年级学生进行了语文、英语两科的对比测试(试题由城区名校的老师出)。这两次前所未有的对比测试结果(以及河北省丰宁县农村试验区在2006年6月进行过的中小学试验班成绩测试结果)都表明:农村学校(包括延庆和丰宁山区的农村学校)试验班学生的成绩和城区名校同年级学生的成绩没有显著差异(语文成绩由识字、阅读、看图写话三部分组成,采用百分制;英语成绩由词汇、听力、对话三部分组成,也用百分制。刚做完一年试验的农村试验班学生和城区名校的同年级学生相比,平均分要稍低一些,但相差不到两分;而进行完两年试验的农村试验班学生和城区名校的同年级学生相比,平均分则要稍高一些)。

不仅学科的成绩测试证明该项目已取得显著成效,通过对家长和其他学科教师的问卷调查还表明,试验班学生不仅语文、英语成绩普遍有超常发展,而且课题对思想品德与其他学科成绩的提高也有明显的促进作用。此外,项目指导组对河北丰宁与北京郊区农村中学试验校的调查与测试结果证明,该项目对于农村中学也有显著成效——可以在短短的两三年内,把原来较后进的学校变成该地区的先进校乃至示范校。正是由于该项目对于各地农村的中小学均能取得良好效果,全国基础教育资源中心和主管全国农村远程教育工程的中央电教馆决定今年十月中旬以我校现代教育技术研究所何克抗教授研究团队的上述试验研究成果为基础,在河北省丰宁县隆重召开“基于农远工程的全国农村教育改革现场会”,以便向我国广大的中西部农村地区全面推广我校的农村教改经验。

上述事实有力地证明:如果有真正创新的教学理论、模式与方法,即便是在师资、生源、设施及其他办学条件较差的情况下,也有可能实现农村学校教学质量与学生综合素质的较大幅度提升,使农村学校学生的学业成绩与综合素质达到和城区名校学生同样的水平,让农民的孩子也能享受到和城里一样的优质教育。

按照传统教育公平理论,教育起点不公平和教育结果不公平之间一般呈现正相关——教育起点的不公平将导致教育结果的不公平,这几乎是一条铁律(不可改变的定律)。但是如果有创新的教学理论、模式与方法,这条铁律是否有可能被改写呢?换句话说,在教育起点不太公平的前提条件下,是否也有可能达到教育结果相对比较公平的目标?我校现代教育技术研究所在何克抗教授带领下的研究团队在河北省丰宁县、广州市番禺沙湾镇以及北京市远郊延庆县等农村地区的许多农村中小学试验校所进行的多年实践探索证明:这是完全可能的,这绝不是天方夜谭,而是可以通过农村教育改革的实践来创造的活生生的现实。这真是一朵绚丽多彩的农村教育改革之花!愿这朵绚丽之花能更快地开遍我国广大农村的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