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克抗教授诠释教育技术相关问题

作者:(本刊记者)李馨

理论与争鸣

2002年10月24日,在北京师范大学召开的教育技术学科建设高级研讨班上,何克抗教授就《对教育技术若干基本问题的认识——上海外国语大学张祖忻教授访谈》(中国电化教育2002年第9期)、《论e-Learning与高校教育改革的关系——兼与何克抗教授商榷》(中国电化教育2002年第10期)、《教学结构和教学模式辨析——与何克抗教授商榷》(电化教育研究2002年第9期)这三篇文章中所提及的关于教育技术的AECT’94定义的问题、教学设计的分代问题、建构主义革新传统教学的理论基础的问题、制高点的问题、e—Learning会不会改变教育的本质的问题、e—Learning的内涵、以及教学结构与教学模式的辨析这7个问题阐述了自己的观点。
  对于教育技术的AECT’94定义( Instructional Technology is the theory and practice of design, development, utilization, management and evaluation of processes and resources for learning)的翻译问题,有的学者认为processes and resources for learning不能理解为学习过程和学习资源,for learning 指“为了学习”或“促进学习”,是“设计、开发、利用、管理和评价”等各项工作的目的,而不是修饰“processes and resources”的定语。何教授认为:for learning 是指为了学习或者关于学习,为了学习而开发的资源和为了学习而展开的过程当然就是学习过程和学习资源。For 是介词,不能翻译成促进学习,否则就变成了动词,这样就不忠实于94定义的原著。而且,在1994年,整个美国教育界特别强调“学”,所以94教育技术定义的核心也是强调学,如果把 for learning 理解成是为了促进学习,则是在强调教,这样就把94定义的本意改变了。
  关于教学设计分代的问题,有的学者认为:不同的学习观影响教学设计的实践,产生不同的教学设计模型。20世纪60年代后期至今,美国教育技术界研究人员根据自身实践开发了许多教学设计模型,他们都不称自己的模型是第几代,而是与时俱进,不断修改,力求反映新的学习理论研究成果的应用。何教授认为:对于是不是应该以学习理论作为教学设计分代的标准,我们可以就此进行探讨。但不能因为美国教育技术研究人员不称自己的教学设计模型是第几代而就此认为对教学设计进行分代就是无根据的。
  对于“建构主义——革新传统教学的理论基础”这一问题,何教授认为:90年代以前,建构主义所主张的学习环境、情境的创设、合作学习在现实教学中不能实现,建构主义没有进入到教学领域,因此,对建构主义的研究,还仅仅停留在心理学家对新的学习理论的研究层面上。90年代以后,多媒体计算机和网络的流行为建构主义的实现提供了物质基础和技术支持,使得建构主义所倡导的学习环境的几个基本属性能够得以实现。因此,建构主义逐渐进入到中小学。建构主义一进入中小学课堂,有了教师的参与,建构主义就必然超出了纯粹学习理论的范畴,必然就要形成怎么样在教学环境下来应用建构主义的理论、方法,怎么样来真正促进学生的学,以及形成相关的一套教学理论和新的教学设计。当然,倡导建构主义并不是说要用建构主义来取代传统教学的合理的东西,而是针对多年来形成的在教学中过分强调以教师为中心的教育结构。在倡导建构主义的同时,也必须认识到建构主义自身存在的两大缺陷:强调以学生为中心而忽视教师的作用;意义的建构强调认知而忽视了情感的因素。所以,何教授主张,在实际教学中,应该倡导主导——主体教学模式的实施。
  对于制高点的问题,何教授指出,关于制高点的提法最早是由教育部陈至立部长提出来的,他认为这个提法是非常有远见的。何教授认为:信息技术不是简单的技术,是代表着当代最伟大最活跃的生产力,信息技术的发展必然带来整个意识形态的改变,包括对教育的改变,因此他从哲学的高度、教育理论、心理学的角度对这个问题进行了论证。但是对于这个提法是否过高即夸大了信息技术的作用这一问题,可以进行继续的讨论与商榷。
  对于e—Learning会不会改变教育的本质的问题,何教授认为:虽然教育的本质就是培养人,但是随着社会的进步,“教育应该培养什么样的人”却是不断变化的。信息社会的到来要求教育由培养知识型人才转变到培养创新人才,所以,从这个角度来看,不同时代的教育的本质是有所区别的。
  对于e—Learning的内涵问题,何教授指出,在文章中所提及的有关e—Learning的内涵,并不是他对e—Learning的定义,而是他归纳美国教育技术白皮书中的关于e—Learning的提法。因此,对于e—Learning的内涵究竟应该是什么,这个问题值得继续探讨。
关于教学结构和教学模式问题,何教授认为:模式是方法、策略的范畴,而且模式至少应该是多种2方法的组合,通俗的讲就是指大方法。而他对教学结构的定义则是从系统论的角度以及结构与要素的关系的角度来考虑的,这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概念。

[newsight/copyright.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