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我国远程教育的目标定位及其质量观的探讨

王红英

理论与争鸣

 【 摘 要】 本文着重探讨远程教育的目标定位以及质量观问题,认为远程教育的质量评价标准应与其目标定位相一致,并提出了三种质量评价标准。 

【关键词】 远程教育;教育质量;质量观 



   在我国,网络远程教育在近几年内得到了迅速发展,远程教育的理论研究工作也取得了很大进展。其中,关于远程教育的目标定位以及质量观问题一直是大家关注的热点问题,可谓“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本文着重就这两个方面谈谈看法。 

一、远程教育的目标定位问题 

   西方一些国家开展现代远程教育比较早,积累了许多丰富的经验,尤其是美国,现代远程教育体系比较完善,教育质量也得到了社会的认可,远程教育已成为国家教育体系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在提高国民素质、推动经济发展上发挥了重要的作用。这些对于我们这样的后发国家具有很强的借鉴意义。美国等国的远程教育是以学历教育为主的,其受教育对象中高中毕业生和普通高校在读生占有较大的比例,这就成了一些人认为中国网络远程教育也应以(高中起点)学历教育为主的一个重要论据。然而,西方发达国家经济发展水平较高,国民受教育的整体水平也较高,已实现了高等教育的大众化甚至普及化,这些与我国的国情都是不同的。从我国的现实来看,我国的远程教育目标定位应立足于我国实际,不能盲目照搬别国的经验。 

   首先,从高等教育大众化来看。高等教育的大众化、普及化是20世纪60年代以来世界高等教育发展的大趋势。“高等教育大众化”有一个公认的数量指标,就是高等教育毛入学率达到15%-50%。发达国家在六、七十年代就已进入大众化阶段,现在已经进入或正在进入普及化阶段;许多发展中国家,也已进入了大众化阶段。中国的高等教育毛入学率截至1999年只有9.5%左右,这其中还包括各种形式的成人高等教育。如果除去成人学历教育所占人数,能接受高等教育的人数仅5.6%,距发展中国家的平均水平(14.1%)和达到大众化阶段的最低限(15%)都还有相当距离。我国要在2010年使入学率达到15%,实现高等教育的大众化,任务异常繁重,待培养、教育的人群是惊人的。大众型、普及型人才的培养,不是传统教育单腿独行所能奏效的。远程教育充分利用现代信息技术,可以有效地发挥现有各种教育资源的优势,为高等教育大众化的实现提供了强有力的支持和保障。远程教育是高等教育大众化共同的承担者,是高等教育的一个组成部分。《面向21世纪教育振兴行动计划》对远程教育尤其是网络教育的发展作了宏观上的规划,给予政策上的支持,认为“实施现代远程教育工程”,将“有效地发挥现有教育资源的优势,是在我国教育资源短缺的条件下办好大教育的战略措施”。因此,远程教育主要应定位于参与高等教育大众化进程,以为社会培养实用型人才为主要目标。 

   其次,从我国经济发展对人才的实际需求来看。当前我国经济发展正处在关键时期,面临着经济增长方式的根本性转变。我国经济结构也正面临着战略性调整的任务。 

   1. 产业结构转换将会加快。我国工业部门随资本有机构成的提高,吸纳劳动力的能力近年来已大大下降,今后解决劳动力就业出路主要依靠发展第三产业,而城市化进程的加快也为第三产业的发展提供了可能。同时我们还要看到,中国作为发展中国家,面临着由农业化向工业化转变的任务。作为一个人口大国,面对技术革命浪潮滚滚而来和知识经济兴起的挑战,又要求我们跟上经济信息化变革的步伐。世界经济一体化所加剧的国际竞争压力迫使我们在追赶工业浪潮的同时也必须跟上信息化的节拍,依靠不同层次的技术进步加快产业结构转换。 

   2. 各产业的内部结构将面临深刻的调整。我国第一产业内部的种植业劳动力将大大减少,而畜牧业、渔业劳动力将会增加;第二产业中的传统劳动密集性行业、轻纺行业等的劳动力已大量过剩,而新兴工业以及化学、医药行业和以信息产业为代表的高新技术产业发展则需要大批高素质劳动力;第三产业内部的商业、餐饮、交通运输等服务部门劳动力早已饱和,而金融、证券、保险、旅游、社会管理、法律及其他社会中介服务机构的高素质人才供给不足。 

   3. 企业的所有制结构和规模结构正在经历重大变动。随着党和国家鼓励非公有制经济和中小企业发展的方针政策的贯彻落实和新技术革命导致经济活动分散化趋势的加剧,我国的大型国有企业所占比例将会越来越小,中小企业比重将会越来越大。透过近年来城市下岗、失业现象突出的情形,我们不难看到我国企业不论是所有制结构或是规模结构的深刻变动。 

   教育应与社会发展、经济建设、科技进步的总体要求相适应;从推动社会进步的人才构成情况看,国外发达国家的成功经验是,有1个基础专家,就有2个搞应用研究的,有4个搞开发研究的,有8个搞生产力转化的。中国经济发展到今天,不仅需要精英,更需要各种技能性、实用性人才,远程教育是最好的承担者。 

   最后,从构建终身教育体系来看。在即将到来的以知识经济社会占主导地位的21世纪,必然出现传统工业中许多人员失业。同时,大量的新兴产业将需要增加大量的新雇员。这些新兴产业部门不但创造了大量的新的就业机会,同时对在职人员的素质要求普遍提高,从事任何工作的人员都必须不断学习新知识,掌握新技能;大量的不合格人员需要重新学习以适应新的工作需要。建立一个能适应社会快速变化发展的终身教育体系,不仅是时代的要求,也是远程教育不可推卸的责任。《面向21世纪教育振兴行动计划》中明确提出了“实施‘现代远程教育工程’,形成开放式教育网络,构建终身学习体系”的任务。从我国目前的情况来看,远程教育培养研究型人才的难度比较大,我们把远程教育定位在培养实用型人才,可以使终身教育体系更加完善。 

   综上所述,我国远程教育作为高等教育大众化的参与者、终身教育体系的依托者,其最根本的任务在于推动高等教育大众化的进程,适应国家经济结构调整的需要,促进终身教育体系的构建,培养高、中、低各种层次的人才,满足社会多样化的、全方位的需求,从而推动经济的发展。 

二、远程教育的质量观问题 

   《高等教育法》规定:“国家根据经济建设和社会发展需要,……采取多种形式积极发展高等教育事业。”《21世纪的高等教育:展望与行动的世界宣言》所提出的教育质量理念,以及第17届国际远距离开放教育大会的主题“一个世界多种声音——远距离开放学习的质量”,都对我们确立新的教育质量观具有深刻的启示:多元化的教育主体要求有多样化的质量标准与之相适应。 

   各级各类教育所对应的人才需求范围和类型不同,其培养目标不同、培养手段不同、培养基础不同,人才在社会中的位置不同,衡量质量的标准也应有所区别。否则,就会抹杀各类教育的层次、类型和规格差别,不利于各显特色、各创优势。因此,不能简单地把远程教育与传统的普通高等教育相提并论,而应提倡多样化的教育质量观,鼓励不同层次、不同类型的远程教育发挥各自优势、显示自身特色,在互补互促中共同发展。 

   树立多样化的远程教育质量观是现实的需要,其质量观应从自身的目标定位出发,体现出特色来。 

   1. 作为高等教育大众化的参与者和承担者,远程教育主要开展以高中学习水平为基础的各层次的学历教育。对于这种层次的教育,质量要求应与我国相应层次的传统校园教育的要求一致,比如,传统校园教育的本科要求学生的外语水平必须达到国家四级,那么选择远程教育的本科学生也应参加国家英语四级统考,只有达到标准才可颁发学位证书。目前我国远程教育可分为五个层次: 

   ——高升专:这是我国接受远程教育最多的一个群体,学制为2-4年。 

   ——高升本:这是近两年出现的学历教育的一种新形式,学制一般为4-8年。 

   ——专升本:学制一般为2-6年。 

   ——第二学位学历教育:攻读第二学位,情况同专升本。 

   ——研究生学历教育:须参加全国研究生入学考试。学制一般为2-3年。目前我国只有清华大学、北京理工大学、上海交通大学三所学校开展研究生学历的网络教育。 

   2. 在适应经济结构调整的方面,远程教育面向的主要是在职人员或者是下岗人员,主要是培养实用型人才。这一群体有明确的学习目标,学习动机强烈,因有工作经验的支持,在学习中更能够联系实际,注重学习的效果。另一方面,这一群体也是多元化的,他们的要求也不尽相同,呈现出多样性的特点。对于那些外企中的高级工作人员,他们的再学习要求较高,主要集中在高新技术领域;对于一般的职工他们则更多的希望通过学习加强自己现有的优势或者是提高一个层次,使自己不被淘汰;对于下岗或者是转岗人员,他们则希望掌握一门技能,以解决生存问题。远程教育在这一范围内,应主要开展高新技术培训、社会最新热点培训、岗位培训、资格考试培训以及各种技能培训。对于这一群体的教育质量要求,应主要是一种“能力要求”,只要通过远程教育的学习,他们的实际工作能力提高了,满足了社会不同层次工作部门的要求,那么我们就认为教育质量得到了保证。 

   3. 作为终身教育体系的构建者远程教育是与终身教育紧密相连的,终身型的远程教育面向层次更加多样、要求更加广泛的群体。一方面,是那些因工作需要而要求再学习的社会成员,这类群体的受教育水平高低不齐,自身的文化素养也良莠并存,对远程教育的需求也是多层次、多样化的。所以,面向这类群体的远程教育质量,主要应以他们接受远程教育之前的文化水平、文化素质以及各方面实际基础作为参照标准来进行考查,如果他们在接受远程教育之后,这些方面有了提高,那么我们就认为教育质量是可靠的。另一方面,随着社会的发展,物质生活的丰富,人们的闲暇时间也会越来越多,如何高质量地度过这些闲暇时间、使生活变得更有品位也成了一个值得关注的问题。针对这一需求,远程教育应开设一些人文学科和关于生活艺术之类的课程,比如中国文学、旅游、茶道、手工制作等等,着重指导人们如何提高生活质量,更好地享受生活,度过美好时光。对于这类教育,衡量的标准应着重放在受教育者本身的满意度上,只要受教育者自己认为通过远程教育,学到了自己想学的东西,培养了自己积极向上、健康充实的生活情趣,对教育效果是满意的,那么教育质量就是好的,是值得称赞的。 

[参考文献] 

[1]黄建章.高等教育转型期的质量观及其评价[J].现代大学教育,2002,(3) 

[2]张大也.全面推进加快实施现代远程教育工程J.现代远程教育研究,2001,(1) 

[3]陈晋南.从美国现代远程教育看国际数字化教育发展趋势J.中国远程教育,2002,(2) 

[4]陈乃林.试论电大远程教育质量观J.开放教育研究,2001(6) 

[5]曹文泽.试论当前我国网络教育发展的难点与对策[J].中国高教研究,2001,(4) 

[6] 张家浚.略论现代远程高等教育的定位问题[J].中国远程教育,2002,(8) 

[7]黄清云主编.国外远程教育的发展与研究[M].上海:上海教育出版社,2000.


文章选自《中国远程教育》

版权信息:

本主页版权所有:北京师范大学现代教育技术研究所;管理员信箱:ysq@elec.bnu.edu.cn;电话:010-62206922。要获取最佳浏览效果,请使用800*600分辨率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