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七年,七旬老教授牵手六万山里娃

说明: http://bnu.cuepa.cn/newspic/622827/s_0824fd15df6012c36ded47db1d7a5713274476.jpg

说明: http://bnu.cuepa.cn/newspic/622827/s_2e5cd6bba583dafd49251a287bc3f1d2313996.jpg

08年时任教育部副部长陈小娅听取何克抗团队汇报

            说明: http://bnu.cuepa.cn/newspic/622827/s_8c87ca1c4093c03623f0c365a1b1f52e10499.jpg

何克抗在河北丰宁试验校听课

说明: http://bnu.cuepa.cn/newspic/622827/s_91adff879dd1ed6f2d22a9c1436eb3ee65156.jpg

何克抗在甘肃成县试验校听课

说明: http://bnu.cuepa.cn/newspic/622827/s_ee17ffa20a5b380a5b8bcc2c5981a265101014.jpg

宁夏海原试验班的孩子们

  引 语

何克抗,教育学部教授,是我国第一位教育技术学博士生导师,教育技术学科开创者与奠基人之一。从教近50年来,何克抗忠诚党的教育事业,积极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将促进教育公平视为其人生信念和理想追求,时刻保持与时俱进,为求改革孜孜不倦,乐教勤业,为人师表,为基础教育改革和促进教育公平做出了突出贡献。
  社会各界高度评价跨越式教学法:何克抗教授运用信息化教学的教育创新理论提升农村中小学教育质量,实现义务教育均衡发展的研究成果富有创意,是推行教育公平和教育改革的新举措,具有现实意义。”“何克抗教授17年深入基层、潜心钻研、锐意创新的精神可嘉!


教改开拓者试验区覆盖全国多个省市,力促教育均衡发展


十七年来,何克抗坚持为基础教育服务,注重科研成果的转化,足迹遍及祖国大江南北。上世纪九十年代末,何克抗就开始钻研基础教育教育技术改革,自2000年开始,何克抗开始跨越式教学法试验,探索如何在起点不公平的前提下,实现结果相对公平的操作模式。
  多年来,试验结果充分表明:通过跨越式教学法,能把教育质量不高的差学校变成好学校,能把普通的老师变成名师,能把原本基础比较差的学生变成优秀的学生。
  历经十余年教育实践,如今,在北京的远郊区县、深圳的南山区、广州的越秀区、新疆库尔勒、河北丰宁、宁夏海原、甘肃成县……由何克抗领衔的北京师范大学基础教育跨越式课题组,先后在全国建立了30多个试验区,试验学校也发展到400多所。指导基础教育教师2000余人次,受益学生6万余人,为边远地区和农村地区提高基础教育质量,促进教学均衡发展解决了技术难题,产生了良好的社会效益。人民日报、中国教育报、中国青年报、中国新闻周刊等十余家媒体对其改革成果做了相关报道。
  试验的巨大成功还引来了国外教育界的关注。20109月,新加坡开始在全国推行以何克抗团队跨越式教学为蓝本的华语教学方法。
  2000年,何克抗的跨越式教育教学理论轮廓初显。什么是跨越式——直观地看,跨越式课题的核心是一种被称为“2—1—1”的教学模式。前20分钟是老师对课文的讲解,接着是学生自主进行的10分钟拓展阅读和10分钟写作练习。
  很多人最初听到何克抗谈跨越式教育,均被它的目标所震惊
  在不增加学生课时与课业负担的前提下,小学语文学科要力图通过两年左右时间,让上完二年级的学生能读会写’——认读2500个以上常用汉字(手写汉字能力不提前),能阅读一般报刊和青少年读物,并能用手写或用电脑写出几百字结构完整、通顺流畅的文章。
  如果拿教育部新课标的教学目标对照,这就相当于达到了小学语文五、六年级的水平。
  小学英语学科,四年级学生的词汇量、听力和口语表达能力,要达到新课标以上水平,而到六年级时,学生的英语水平要与新课标高一以上水平看齐。
  2003年,何克抗选取了在深圳南山区最偏远的白芒小学做试验。当时这所薄弱校96%的学生都是农民和打工者的孩子,在全区55所学校里总是倒数第一。参加试验后,仅用3年,该校总成绩就进入全区前10名。
  随后,河北省丰宁满族自治县也引入跨越式课题,实施时间从小学一年级一直延续到初中毕业。这是该课题首次在农村地区大规模推广。
  在各个课题试验区,家长和老师最关心的总是,跨越式之后,孩子的考试成绩怎么样。尽管何克抗本人并不看重这类功利性的指标,但他丝毫不担心这个。20076月,课题组曾抽取刚试验一年的延庆县的7个班、昌平区19个班为试验班。同时选取城区4所全国闻名的小学的同年级4个班作为对照组,开展了对比测试。
  语文学科的相关数据显示:试验班的字词句基础与阅读部分的平均分稍低于对照组,而作文的平均分则高于对照组;英语学科的相关数据显示:试验班的听力、笔试、口语及总分四个方面均明显高于对照组的平均分。
  实际上,早在2006年跨越式课题就已经通过了教育部的验收,被认为是一项优秀的科研成果
  在教育界,很多人对跨越式提法颇有微词。在教育工作者看来,这是拔苗助长,而教学是一项循序渐进的工作,来不得半点虚假和浮夸。
  其实,我们大大低估了孩子们学习母语的能力。何克抗回应说。在他看来,传统母语教学很大程度上受到瑞士心理学家皮亚杰的儿童认知发展阶段论的影响。按照皮氏理论,56岁的学龄前儿童,其母语基础非常薄弱,缺乏足够的词汇来支持逻辑思维。在10岁以前,儿童也只能具有基于具体事物的初步逻辑思维,很难写出抽象性和概括性的文章。
  传统语文教育的质量与效率之所以低下,正是因为受到这一理论的负面影响。何克抗说。这种影响既广泛又深入,几乎渗透到语文教学的各个领域。
  在河北丰宁县,教育局局长盛玉海坦言,跨越式教学法让丰宁的基础教育有了跨越式的发展!其主要的收获有三点:第一,学生们的综合素质得到了提高,成绩有了显著上升;第二,教师因为跨越式教学法的广泛运用,极大地提高了教育教学水平,教学积极性也被充分激发;第三,整个学校的学风、教风都有了明显的变化,教学质量大为提高,从而促进了整个学区的整体发展。
  拓荒之初,何克抗困难重重:试验校教师难改传统教学思路,职业倦怠,不愿意接受创新的教学法;试验区情况复杂,推行困难;培训材料匮乏,人员紧缺……何克抗和他的团队的辛勤努力,教师们开始慢慢接受了,资料库也慢慢建立起来了,试点学校也慢慢多了起来。可是何克抗依旧和以前一样,穿着一件洗得发白的灰色夹克,一双运动鞋,风里来雨里去,一天天一年年,坚持不懈,乐此不疲。
  就这样坚持着,何克抗在基础教育改革之路上走过了十七年。
  在这十七年里,何克抗专注于跨越式教育的研究和推广工作,完全放弃了节假休息日。他淡泊名利,多次放弃晋升和荣誉嘉奖的机会,工作人员找到他,他总说那些农村的孩子在等着我,我没时间搞那些
  何克抗,扎根基础教育,心系教育公平,用其执著追求和坚定信念,十年磨一剑,只为实现让同在一片蓝天下的每一个孩子都能享受到优质的教育。从沿海到内陆,从城市到农村,从国内到国外,他的足迹与汗水为其教育试验的成功做了最好的注解。

顶天立地的学科领军人,创学科历史五个第一


第一个教育技术学博士生导师。何克抗由原本的无线电专业转入计算机领域,再到后来的教育技术,这其中的每一步都有很大的难度。然而,面对每一次的转变,何克抗始终踏实奋斗,兢兢业业,不断创新,成为国内教育技术学科的泰斗。
  顶天立地是他做学问的态度:顶天——跟国际水平看齐,虚心学习国外先进经验,但又不崇洋媚外,妄自菲薄;立地——能深深扎根于实践的土壤,扎根在中国的土地上,解决中国的实际问题。
  20世纪90年代初,数字技术开始向教育领域渗透,何克抗敏锐地觉察到了当时教育技术发展和转型的方向,发表了《当代教育技术研究内容与发展趋势》一文,在对教育技术94定义进行深入剖析的基础上,介绍了教育技术领域的发展方向,对当时电化教育事业发展起了极大的推进作用,产生了重要影响。
  第一批引进和介绍建构主义的学者之一。何克抗持续关注和研究建构主义,对建构主义进行了批判性的继承,在反思中创新,为建构主义在中国的实践赋予了新的内涵。
  第一个儿童思维发展新思想创造者。何克抗所创立的儿童发展思维新论和语觉论是信息时代教育理论创新的优秀成果。除此之外,何克抗在大量广泛而深入的信息化教学研究实践的基础上,提出了中国经验的信息化教学的理论体系,该理论体系核心内容包括两部分:一是教学结构理论;二是信息技术与课程深层次整合的理论。在长期深入进行中小学教改试验研究的基础上,何克抗努力探索网络时代的创新教育理论,通过对国内外教育名家思想、理论的批判继承,并紧密结合中国的实际,在创新思维培养、儿童思维发展、儿童第二语言形成的原理和机制等方面,提出了独树一帜的理论观点:创造性思维理论;儿童思维发展新论;语觉论——儿童语言发展新论。
  我国著名教育家陶西平先生的评价:何先生将自己的理论与实践的精华展现在 《儿童思维发展新论》一书之中。这本书不仅给我们指出了一条认识儿童、发展儿童思维和提高小学语文教学质量的途径,更重要的是为我们做出了一个扎扎实实以科学态度寻求中国教育跨越式发展的榜样。
  何克抗非常注重实践,始终强调理论工作要与实践工作相结合。正是在这种信念支撑下,他和他的研究团队,在近二十年的中国教育技术发展史上,开展了大量卓有成效、具有创新意义的开创性实践工作。
  何克抗积极参与我国教育信息化建设工程,带领他的团队研发出了一大批国内领先的教育信息化解决方案和教育软件产品:
  第一个国内中小学教师教育技术能力标准研制者。何克抗在国内率先制定了我国第一个中小学教师教育技术能力标准 (该标准于2004年底由教育部正式颁布),对我国教育信息化的健康、持续、深入的发展具有深远意义并起着重大的推进作用。
  第一个基础教育教育技术改革试验者。何克抗全身心地投入到我国中小学的教学改革试验中,率先倡导并大力推动信息技术与各学科课程的整合,利用教育信息化带动教育现代化,实现基础教育在质量方面的跨越式发展:1994年与华南师范大学李克东教授合作开展小学语文四结合教学改革试验;2000年至今携同他的弟子余胜泉等人开展基础教育跨越式发展创新试验研究,先后在400多所试验学校开展了广泛的实践研究,取得了丰硕的成果。他说:教育的实验室在基层、在中小学,真正的教育要关注儿童教育,杜威、马卡连柯等都是从儿童教育开始的。
  何克抗和他所领导的科研团队自九十年代以来主要从教育信息化工程中小学的教学改革试验教育创新理论等五个方面的研究和探索工作。
  何克抗在教育技术行业的踏实奋斗与不断创新,赢得了各种荣誉。自1978年以来,何克抗先后七次作为第一完成人获国家教育部和北京市科技进步奖,拥有发明专利一项;1992年被国家人事部授予有突出贡献专家称号;19947月入选英国剑桥世界名人录第23卷;1997年成为美国纽约科学院院士。
  他还长期担任教育部高等学校教育技术学专业教学指导委员会主任,全国教师教育信息化专家委员会主任、全球华人计算机教育应用学会(GCCCE)第一副主席,国际计算机教育应用学会(ICCE)执委等职务。
  面对这些荣誉,何克抗摇摇头我对这些看得很淡,我现在想的最多的就是运用我这套全新的理论和方法,让更多的农民孩子也能享受到优质教育。

教育理想信念光辉照耀下的人生导师

何克抗总说,我们要培养的人必须德才兼备。德,就是指学生的思想品德、懂得做人的道理和为人处事的原则,具备与人为善、团队合作等方面的品质。而这些品质,要从小抓起。
  何克抗非常注重基础教育的人文性。他服膺老一辈语文特级教师于漪的话——学语文就是学做人,伴随着语言文字的读、写、听、说训练,渗透着认知教育、情感教育和人格教育。母语不是单纯的语言符号系统,而是牵系着一个民族的灵魂。他将这种人文思想和情怀贯穿于跨越式的教育理念中,开阔了孩子们的视野,升腾了他们的希望。
  在何克抗看来,不强调这种人文性,只片面强调语文的工具性,这样做的后果是:把学生的思维捆绑住了,把活生生的学生变成机器人,把学生的个性、灵气都给打掉了
  一位活跃于小学课堂的大学教授,对孩子们潜移默化的影响是不可估量的。每次深入基层课堂听课,他总是对孩子们说,大胆讲出你们的想法,想什么说什么,我们的行为有是与非,但我们的课堂没有对与错。
  在宁夏海原地区语文课上《四个太阳》这篇课文的写作环节,一个一年级孩子写道:我想有个黑色的太阳,黑黑的太阳能把奶奶的头发晒黑。还有一个孩子写:画一个爱心的太阳,送给玉树的小朋友。何克抗非常激动,因为他看到了孩子们内心真正的、动人的表达。孩子们也非常喜欢这位老爷爷,在何克抗的言传身教下,试验班有了明显的变化,学风变好了,成绩提高了,孩子们也变得文明有礼,活泼开朗起来了,课堂气氛也变得更融洽了。孩子们非常喜欢何克抗,总是对老师说“‘教授爷爷什么时候来呀?
  何克抗如此教育孩子们,也如此培养他的学生们。
  我的导师何克抗教授,不仅是我学术生涯的导师,更是我人生的导师。这是何克抗的一位学生给何克抗的评价。在学生眼中,何克抗绝对是一位严师,教书育人的楷模。
  赵兴龙是何克抗的博士生。谈起导师,他更多提到何克抗严谨的治学精神。他说,他在学术方面的作风是被导师何克抗感染和熏陶出来的。2009年,何克抗牵头做教育部委托的教育均衡发展项目,将近150页十几万字的项目书,老先生逐字逐句地看,做修改标注。其实这种大负荷工作量,何克抗完全可以交给弟子们来做,但是老先生还是坚持自己看完。要知道,这两个月何克抗一直在中小学听课,评课,哪来的时间修改呢?赵兴龙明白这些时间全部都是晚上休息时间挤出来的。
  吴娟如今是北京师范大学教育技术学院的青年教师,她自20049月起师从何克抗先生攻读博士学位。在吴娟看来,何克抗对学生的要求极为严格。何克抗要求博士生一定要有创新精神、对新事物一定要非常敏感,同时必须有团队精神,善于组织协调,协同攻关。对博士生的培养,何克抗几乎是全程督导。在师从何克抗求学的几年中,吴娟几乎跑遍了跨越式教育课题所有的试验区,所看的文献,做的课题,都比普通博士生多了数倍。在同一届博士生中,她几乎是最忙的博士生,但吴娟说,她虽然很辛苦,很忙很累,但也很幸福,遇到如此好的导师。
  何克抗让学生树立顶天立地的思想。顶天就是要敢于向国际先进水平看齐,敢于向国际学术权威挑战。我们一定要尊重权威,但我们不能迷信权威,一定要敢于创新、敢于向国际权威挑战。立地就是要深深扎根于实践的土壤,树大必须根深,根深才能叶茂;只有脚踏实地,埋头苦干,才能实现远大抱负和理想,否则都是纸上谈兵,毫无意义。
  他培养的学生已经开枝散叶,现在均已成为国内几所著名师范大学教育技术学院的领导和学科带头人。
  王冰洁永远记得何克抗在和她谈怎么做学问时的一句话:我们的实验室绝不是在大学,不是在研究所,而是在广大的中小学课堂,特别是农村中小学课堂。在何克抗看来,我国的教育专家们不乏顶天的抱负,却缺少立地即深深扎根于实践土壤的思想——因为扎根于实践土壤,需要脚踏实地,需要埋头苦干,需要付出太多的艰辛;但是若不能立地顶天就永远只能是一句空话。何克抗这么说,也这么实践着。
  刘禹是何克抗的博士生。在刘禹眼中,何克抗和蔼可亲,对学生和他人非常尊重、友善,没有丝毫架子,同时也是一位特别简朴的老人,在生活上从不讲究。在我参与课题的三年中,每次与何老师出差,他总是穿同一件衣服、同一双鞋子、背同样的包,十分节俭。每次去到课题试验区,当地的领导总会热情招待,而何老师却总是希望吃最简单的餐食,他从不喝酒,也不喜应酬,吃完就进行下面的工作,有时候我们需要跟别的老师交流交流,吃得稍微慢点,因何老师吃饭迅速,不得不提前结束。何老师就连掉在桌上的菜也会全部夹起来吃掉,餐盘里绝对不剩任何食物。何克抗为人处事的点点滴滴都是学生们学习的榜样。
  何克抗的教育理想光辉,不仅照耀着自己的学生,就连试验区当地的教师也戏称自己是何克抗教授研究生。何克抗经常对试验区的教师说,做一名教师,就要对自己的学生负责,语文教师要把学生的人文性找回来,英语教师要真正让学生们感受到学习语言的乐趣。要相信孩子,相信自己。他对待当地的教师像是对待自己的学生一般,严厉有度,关心有加。
  河北丰宁县小学的一位50多岁老师,刚开始接触到跨越式教学法时,觉得自己没有能力,也没有兴趣去搞什么教学改革,认为传统的教学法不需要改革。何克抗教授就拿自己为例,说服那位老教师,还手把手地教他使用多媒体教学手段。此外,他还几次三番地去给这位老教师评课。在何克抗的感染和帮助之下,这位老教师也开始自觉地运用跨越式教学法。他不仅是我们教师的导师,还是孩子们的导师。这位老教师如此评价何克抗教授。
  虽已是古稀之年,但何克抗热情不减当年,怀情教育事业,辛勤耕耘,鞠躬尽瘁。走在去学校的乡间小道上,何克抗常告诉他的学生:我不知道明天会怎样,但我知道现在应该做什么。在各种研讨会上,他都呼吁:农村是教育的广阔天地,教育的均衡,教育的公平是我们的责任!正是这种极大的热情与责任,支持着何克抗将一片丹心毫无保留地奉献给教育事业。